俗.

我,咸鱼干……

[三理]多年前的我们

    仅为纪念今年毕业的本人和从未露出踪影的爱情。


    已是黄昏,三桥趴在桌子上,睡着了,伊藤忙着去约会,知会理子一声后,匆忙赶去咖啡馆。等理子过来时,夕阳透过玻璃洒在教室里,像漫画中的场景。理子轻轻走到三桥旁边,感受到少年灼热的呼吸,不知不觉就靠近,再靠近。脸颊的距离不过一厘米,她迟疑了。

    在犹豫之际,忍不住的三桥用手扣住理子,主动贴上软唇:这感觉太tm好了!!!一边懊悔没有早些动手,一边把理子慢慢搂进怀里,引她坐在腿上。双手从肩上滑落,一只俯卧着理子的细腰,顺便把他的女孩禁锢在怀里,另一只安分的放在离理子的膝盖上。三桥不断的攻城略地,索取着更多,似要把她拆吞入腹。等到理子实在喘不过气才放开,粗重的喘息声夹杂暧昧冲击着敏感的感官,眼前少年明亮的眼眸分明告诉她她被骗了,可是皮肤上的触感和热度让她失去思考,刚想说什么又被一吻封嘴,如此往复,少女娇软的身躯完全被掌控,两人沉浸在爱欲之海……

  (附赠刀子??)

    (理子视角)快要毕业的那段日子,大概是我青春时离爱情最近的时候,每次回想脸上总是红热。只述一小段吧,多说又能如何呢…

    午休的时候,我应该规规矩矩的巡视教室,可是要毕业了,大家都没有心思休息。三桥第一次拉我翘午休时心脏的躁动比课本中的文章还清晰,不过我能有多少时间与他独处呢?而后,这成了常态。不管是去天台还是咖啡馆,我的金发少年都会盯着我,也只有在那时,他是属于我的,属于赤坂理子的,赤坂理子也是属于他的。我一度曾认为人生这样便是最好,我的少年永远是少年,永远只属于我。现在想来不过是年少的梦,已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我罢了。这样的我还有资格谈论,他吗?梦想吗?他是否已娶妻生子?他会怎么,不,他会回忆起我吗?我又是为什么会想起他呢?明明当初什么都没说好的我们,却不约而同的做到了此生不复相见。那个混蛋明明做什么都会拖拖拉拉的呀!!为什么这回说放弃就放弃了呢?真是个混蛋…


    那个黄昏,伊藤没去约会,三桥没有睡着,理子从未靠近他,他们像往常一样,在十字路口分道扬镳。渐行渐远的他们只顾前路,忘了他们曾经把后背交给对方。

    年少的闹剧,终是要搁浅的。

   

    文笔粗糙,还请见谅。


评论

热度(34)